中共隆回县委 隆回县人大 隆回县政府
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 | 联系我们    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史资料 > 民间传说 > 内容阅读        
关注热点  
  • 神奇的木屋

    2015-07-22 10:42 作者:口述:欧阳日初、欧阳初开、欧阳素梅    整理:欧阳恩平  来源:县政协学习文史委员会
     

      神奇的木屋配照

     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。

      清朝乾隆年间,荷田乡欧菜村欧菜坪的一座茅屋里住着一户人家。男主人姓欧阳名德养,字玉涵,是个老实巴交的作田佬,租种着地主十几亩水田,还在山界上种着几亩苞谷。其妻刘氏,聪明,贤惠,不到四十岁,就已生下七个男孩,而且个个长得很好。由于人多劳动力少,尽管夫妻俩背晒日头口咬土,一年四季忙不停,生活还是过得紧巴巴的。

      这年的夏秋之交,天老爷已有一个月没下雨了,玉涵家也断了炊,七个孩子饿得嗷嗷大哭。夫妻俩愁得坐立不安:去借高利贷嘛,息滚息,落雨背稻草,不行;去当土匪抢嘛,丧尽天良,更是不行。两口子脑袋都想烂了,还是没有想出办法来。最后,玉涵无可奈何地说:“毛竹山谭老爷的稻子已有九成熟了,要不,趁夜去偷点禾穗来。”刘氏想到那是做贼,是坏良心的,但眼前没有别的办法,只得同意了。

      借着朦胧的月光,玉涵拿着筲箕摸到了财主谭鲁侯的稻田。眼前的稻穗都勾头了,沉甸甸的,在晚风的吹拂下,一摆一摆的,很是可爱。他张开手掌,正要捋禾穗,忽然一个念头闪在脑袋里:“人家吃过年饭忙到现在,辛辛苦苦种的稻谷,还没尝鲜呢,就被我偷了,是坏良心的,这谷子不能偷啊!”他把手缩了回来,呆呆地站在田埂上,一袋烟工夫后,他拿着空筲箕回家了。

      刘氏看到空手回来的丈夫,没有埋怨,只是用手揩着眼角的泪水。那些年幼的孩子都睡了,而年岁大的好像已懂事,都看着父亲发呆,像是在祈盼。这些眼光像一根根钢针扎在玉涵心里,他的心碎了。明天吃什么?明天吃什么呢?……

      他第二次来到谭财主的稻田,当伸出手时,脑子又想起:“人家吃过年饭忙到现在还没尝鲜呢,我就偷吃了,良心哪去了?”他把手缩回来,孩子们的眼光又好像钢针一样扎着自己的手。他的手就这样伸出去、缩回来,缩回来、伸出去,犹豫了好几次,总是下不了手。两袋烟工夫后,他拿着空筲箕走回家去。

      此刻已是四更天了,孩子们都已入睡,玉涵下定决心不再去稻田那边。正要脱衣躺下,一个声音传来:“妈妈,我饿,我要吃饭!……”这是孩子在说梦话。这梦话又像刀子刮得满身疼痛,他不想睡了,嘴里嘟囔着,“明天吃什么?明天日子怎么过呀?……”他一咬牙,心一横,又拿着筲箕出了门。

      第三次来到谭鲁侯的稻田,他暗暗下死决心,如果还是空手回去,也枉为男子汉了。于是鼓起勇气伸出手,当手指快要触到稻穗时,“良心”忽然像个巨人把手挡了回来,随即脑海又翻腾开了:“人家吃过年饭忙到现在,辛辛苦苦种的稻谷,还没尝鲜呢,我就偷吃了,就是贼。可是不偷点回家,明天日子怎么过?吃了人家种的谷子,良心就没了,贼名就永远背上了。做贼可耻,可耻!饿死就饿死,饿死不做贼。”他在田埂上走过来走过去,心中的话竟从嘴里蹦了出来。三袋烟工夫后,他还是空着手离开了稻田。

      第二天清晨,玉涵打开门,谭鲁侯的长工老三早已站在门口。老三说:“玉涵,我家老爷请你去!”玉涵顿时像掉在冰窖里,“坏了,谷子没偷成,贼名上身了,看来要吃官司了,可又有什么办法呢?不去也得去。”

      进了谭财主门,玉涵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,满以为财主是怒气冲天的。可是出乎意料,谭财主满脸笑容,连连招呼“坐坐坐”。不但这样,桌子上还摆满了酒菜。玉涵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只是木然地站着。谭财主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,笑着说:“玉涵老伙计,喝酒吧!”说着拉住玉涵的手入了座。接着一边筛酒一边说:“玉涵,昨晚的事老三已经对我说了,你三次到我田里都没偷我的谷子,你的心肠太好了,我都感动得流泪了。”原来昨天晚上,长工老三一直潜伏在田角的高坎底下,防止贼来偷谷子。他对玉涵的一举一动看得真真切切,对玉涵的一言一语也听得清清楚楚。当玉涵拿着空筲箕第三次回家时,他也立即回家把情况一五一十报告给了谭财主。

      悬在心中的石头落下了,玉涵说:“你家辛辛苦苦种的谷子,我不能偷吃,人要讲良心啊!”谭财主不停地给玉涵夹菜,不停地称赞:“玉涵,你是天底下最有良心的人了!这样吧,我送你两担稻谷和一些腊肉度灾荒吧!别把孩子饿着了。”真是好人遇到好人了,玉涵热泪双流,千恩万谢,叩头不止。

      两担谷子解决了饥荒问题,可是又一困难来了。天气越晴越高,小溪断流了。玉涵种的迟熟稻子正在扬花灌浆,没有水分供给,全是空壳。山界上的那些苞谷,也像是被火熏了似的,哪还有什么收成。吃完这两担谷子怎么办?总不能巴望着谭老爷再送谷子。现在唯一的办法是种秋荞,可是秋荞种子哪里来?玉涵两口子又愁得睡不着觉了。消息很快传到毛竹山,谭鲁侯当即派人送来了一担荞子。玉涵喜出望外,立即带领全家种秋荞。荞子种下三天后,天降一场喜雨,接着又下了几场透雨,荞子长得异常茂盛,秋后竟收了几十担荞子。这些荞子充实了玉涵的家底。往后的几年里,风调雨顺,世界太平,加上全家勤劳耕作,精打细算,玉涵渐渐小有了积蓄,于是决定修建盖瓦的木料屋子。盖屋子很有条件,亲爷老子(岳丈)就是当地有名的木匠。选好良辰吉日后,刘木匠就带着徒弟来了。

      这刘木匠有一个嗜好,最喜爱吃鸡鸭的胗子下酒,如果吃只鸡没吃到鸡胗,就好比这只鸡没吃到。他看到女儿家的鸡鸭一大群一大群的,非常高兴。心想,饱享鸡鸭胗的口福是不成问题的。

      木屋起手这天,玉涵夫妇摆了两桌酒席,老木匠被推上了首席。对于他来说,坐第一席固然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吃到鸡胗子。因此,吃菜时,他总是在鸡肉碗里寻胗子,两碗鸡肉寻遍了,竟然看不到胗子。鸡胗哪里去了呢?莫非是盛到另一桌碗里去了?既然到了另一桌,那就不好意思去寻胗子吃了。这第一次没吃到胗子,老木匠也不遗憾,因为以后吃胗子的机会多着呢。

      可是往后的四五天,让老木匠大失所望——天天看到女儿不是杀鸡就是杀鸭,却总看不到胗子端上桌来。因此,老木匠每次吃饭总是闷闷不乐的。

      再往后的五六天,情况依然如故,不仅碗里没见着胗子,就连鸡脯、鸡腿等好吃的也越来越少了,碗里尽是些鸡爪、鸡翅、鸡喉等骨头多的菜。老木匠气恼了,好几次都把碗筷碰得磕磕响。又过去了四五天,鸡胗子还是未上桌来。老木匠犯疑了,胗子究竟哪里去了呢?是不是被女婿吃了?他也是爱吃胗子的啊,况且女儿对他的夫君一贯是相敬如宾的。对,一定是留给女婿吃了!老木匠越想越生气:别人苛刻手艺人都不应该,自己的女儿苛刻父亲就更不应该了!好啊,既然你女儿对父亲没孝心,就莫怪父亲对女儿没良心了!看我给你弄点名堂,叫你住着屋子一辈子不兴旺。老木匠牙齿咬得格格响,心中报复的火焰越升越高。

      木屋开始排架子,老木匠果然弄起了名堂——将堂屋右边的一根正柱子倒着排着,即根部放上面,尾部放下面。由于这根杉木柱子上下差不多,所以一般人都看不出来,只有老木匠心中有数。

      虽然老木匠在暗中用了名堂,但还是希望能吃到胗子,如果吃上了胗子,他就悔心,因为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。于是他暗中观察杀鸡杀鸭。快一个月了,他清清楚楚记着,女儿已经杀了22只鸡,10只鸭子,应该有32个胗子了。可是从开始到现在竟然连胗子的影子都没有见着,真是气死人,这工还做什么?不如回家!他拿定了辞工的主意,向女儿提出要回家,女儿说还有一些板壁没装好,请求父亲完成再回去。老木匠撒谎说另外一家建屋已看好日子,等着他去起手。女儿信以为真,同意父亲回家。

      第二天清晨,女儿用两担皮箩装了礼物,安排两个人送到父亲家去,并嘱咐说,父亲还要睡会儿才起床,要两人先挑着东西在前面水口山大路边等候。

      过了一会儿,老木匠起床了。他一句辞行话也不说,扛起斧头就往外走,女婿女儿的一连串送行话全当作耳边风,也不回头应答,领着徒弟大踏步走了。

      到了水口山大路边,见两个人在坐着抽烟。木匠问:“你们是到哪去的?”两人同时回答:“到你家去的哇!”木匠指着皮箩又问:“这东西是……?”其中一人回答:“是你女儿要我们送到你家去的!”老木匠放下斧头,弯腰揭开一担皮箩的盖子,见是满箩的糍粑;接着又揭开另一担皮箩的盖子,全是烘干的荤菜,什么猪腰、猪舌、猪耳、猪丸心、干鸭、鸡腿、鸡胸脯,都是猪鸡鸭身上好吃的东西。他拨开上面的荤菜,中间露出一个土纸大包,打开一看,天啦,是一大包干胗子!一数32个,一个不少。刹时,似乎乾坤倒转,他朝自己的胸口猛击一拳,两颗滚热的泪珠夺眶而出。他全明白了:女儿之所以没把胗子端上桌来,是因为怕这父亲爱吃的东西被别人吃了;之所以全部烘干后送回家,是为了让父亲在家里独享口福。女儿,有孝心的女儿啊!父亲错看你了!而自己呢,鸡肠小肚,竟对女儿干了坏良心的事,太不应该了!悔恨,无穷的悔恨,老木匠只觉得心口刀割般的痛。现在怎么办呢?那根倒装的屋柱是不能改变了。如果不补救,怎么对得住女儿?怎么对得住自己的良心?老木匠坐了下来,边抽烟边想办法。抽完第三支烟,他把烟头一丢,站了起来说:“你们两个在这等着,我有件工具忘带了。徒弟,你拿着墨斗同我回我女儿屋里去!”

      回到了木屋,老木匠找来梯子“蹬蹬蹬”爬上了屋梁。他将墨线沿着那根装倒了的屋柱缓缓放下,边放边对下面的徒弟喊“到了吗?”徒弟回应:“没到!”“到了吗?”“没到!”“到了吗?”徒弟大声回答:“到了!”老木匠立即大声呼应:“倒好!倒好!火烧不燃,风吹不倒!此房此房,发一十三大房!”说完,用斧头敲了木桩三下,接着口中念念有词,右手指在柱子上有规则地比画着。做完后,缓缓下了梯子,对着女儿深情地看了几眼,就带着徒弟离开了木屋。

      玉涵一家住上木屋后,年年六畜兴旺,五谷丰登。更令人欣喜的是,刘氏又接二连三生了六男一女,加上以前生的,已经有十三男一女了,个个都长得壮壮实实的。在道光初年的一天夜里,发生了一件奇事。傍晚时分,一家人在吃晚饭,儿媳妇正准备点灯,突然一道光线射了进来,照得堂屋亮堂堂的,大家连忙循着光线寻找光源,原来是从对门山坡上的一块大石缝中射来的,是一颗夜明珠宝石在发光。真是善良人自有福份,老天爷也看得起了。在第二年春天又出现了一件奇事:木屋后的菜地里,一株青菜疯长,竟有齐腰深,四尺多高了,而且摘了长,长了又摘,一直到冬天才枯萎。现在欧菜村的村名就源于这株菜。令人遗憾的是,夜明珠后来被一安徽人偷去了。

      夜明珠消失了,但是木屋仍是香火不断,玉盏长明,玉涵的十三个儿子,个个发子发孙。从乾隆年间到现在,已发到5000多人口,散居在本乡的黄皮村、欧菜村、石桥村、永乐村,以及本县六都寨镇的梅花村,七江镇的元古村、花桥村,金石桥镇的胜利村。玉涵的第十三个儿子欧阳征锺成人后经商到了四川,光他一房就发到2000多人口。这十三个儿子的人丁兴旺,都出自木屋,真是应验了老木匠“此房此房,发一十三大房”的吉利话。

      在咸丰年间的一天下午,灶膛里一个火星溅到柴禾里,火苗“呼”地上窜,顷刻就升到了屋梁。家里人正要提水灭火时,火焰突然熄灭了,一场虚惊,木屋安然无恙。在以后的光绪年间,木屋又失了两次火,都是在提水之前就自然熄灭,木屋完好无损。在几百年的岁月里,木屋屡经暴雨冲刷,狂风摧折,总是不偏不倚,正正端端的,真是应验了老木匠“火烧不燃,风吹不倒”的吉利话。

      公元一九九八年,由于屋主要老屋翻新,木屋不得不拆除,走完了它232年的神奇历程。木屋虽然不在了,但是玉涵公的良心、玉涵婆的孝心永远留在后代人心里,永远在人间传颂着。


    (责任编辑:孙建群)
 
 
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方式 | 留言簿 | 访客统计
  •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隆回县委员会办公室
  • 地址:湖南省隆回县桃洪中路104号 邮编:422200 电话:0739-8232070 传真:0739-8232695
    网址:xzx.longhui.gov.cn 投稿邮箱:zhenxieban@aliyun.com
  • 网站技术支持:隆回县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湘ICP备0500145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