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共隆回县委 隆回县人大 隆回县政府
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 | 联系我们    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史资料 > 其他 > 内容阅读        
关注热点  
  • 难忘的半碗冷肥肉

    2015-07-23 15:10 作者:刘期贵  来源:县政协学习文史委员会
     

      1972年农历腊月二十五日那天,正是我8周岁生日。那时,我家人口多,劳动力少,上有祖父母、父母、下有三个妹妹,生活相当困难。由于我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子,祖父母、父母都非常疼爱我。尽管当时生活条件十分艰苦,基本上餐餐吃的是掺了南瓜、土豆、干茹的杂粮米饭,可生日那天,母亲还是破例给我煮了一碗没添加其它杂粮的“尽米饭”,还煎了一个鸡蛋,算是对我过生日的特殊待遇,家里其他人都不曾享受过。这一顿饭,让我吃得特别开心,足足吃了两大碗。肚子填饱了,口里却还想吃,这是长期没沾油腻荤腥的缘故。当时做梦都企盼着吃一顿肉啊!

      想吃肉,谈何容易!当年的计划经济害惨了人,从县到乡,从乡到村,再从村到组,一级一级地落实了“预购猪”任务,家里喂的猪,大多是为了完成定购任务的,眼望着栏里的大肥猪,哪个敢杀呀!即使猪发病死了,还要乡村证明,才敢分割。那年月,这些分得的死猪肉,村民都如获至宝。真正要吃上一顿好肉,一年只有两次——过端午和过年时,一家大小才能打个“牙祭”。

      腊月二十五日,已近年关,劈劈啪啪的鞭炮声,稀稀疏疏地在村子里的各个角落里响着。晚饭后,我正在院子里和小伙伴们玩鞭炮时,父亲出门经过这里,神神秘秘地对我说,莫玩了,快回去帮你娘做点事,今晚上有肉吃。一听到“吃肉”两个字,我立马来了精神,飞快地跑回家中,扯着母亲的衣角问个不停:“爸爸什么时候回来?”在母亲断断续续的回答中,我终于弄明白了——原来父亲是生产队的会计,由于业务精通,算盘打得好,人称“铁算盘”,所以每年被外队请去办决算,每次都能分到大半碗肉回来。

    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,桌上的小闹钟已转到12点,父亲却还未回来。我虽然早早地熄灯睡觉了,可躺在床上总是翻来覆去,心里老是惦记着父亲拿肉回来,也情不自禁想起去年为吃肉挨了母亲一顿揍的糗事。那天,邻居杰三爷家来了一个亲戚。亲戚是县食品站的干部,提着一块肉来看他。晚饭时候,杰三爷的孙子盛了一碗饭来到院子中的大槐树下。我看到他碗里一叠一叠的肉,香喷喷的,口水直往上涌,恨不得口里生出手来。正巧,一只大公鸡走来,把他碗里的肉啄下几块,掉在了地上。我立即走上去捡了一块,把沙子一拍,放进了嘴里。刚好院子里一个多事的妇人看见,对我妈说:“你儿子真好吃,掉在鸡屎上的肉都捡来吃了。”回去后,母亲用梢子抽了我几下。打在我身上,痛在母亲心里,母亲含着泪对我说:“孩子,争气一点,赶劲读书,将来有出息了,一定能吃好多肉!”

      正当我浮想连翩时,堂屋门“砰”的响了一下,我以为是父亲回来了,连喊了几句,未见回音。点燃灯盏一看,原来是我家大黄狗撞开了门,摇头摆尾地来到床前。我狠狠地训斥了它一通。大约过了两分钟,我终于听到父亲那“扯哗扯哗”的脚步声。刹时,我一骨碌地从床上爬起来,三下五除二就穿好了衣服。这时,父亲提着马灯走进房间,兴奋地对我说:“贵妹子,今天你生日,正好分到了大半碗肥肉,有口福了。”我眼睛一亮,眼巴巴地盯着桌子上半碗冰冷冰冷的肥肉,真是垂涎欲滴。父亲看到我那口馋的样子,知道我忍不住了,忙把肉给家里每人分了一份,给我分了双倍,但也只四小块。我立马走到厨房,把锅里的冷饭打紧打紧地盛了一碗。饭是冰冷的,肉也是冰冷的。可是,我只要把肉咬一点点,不用嚼,冷饭就迅速地顺着喉咙滑进了肚里。眨眼间,一碗饭只剩个碗底了。父亲见我吃得津津有味,又毫不犹豫地把他的那份给了我。我同样是一扫而光。当时,那个口味儿,不知是香、是甜、是酥,难以言表,反正是可口极了。

      如今,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,人们的生活水平日新月异,鸡鸭鱼肉,应有尽有。人们不再为吃穿犯愁了,更多的是追求“绿色环保、营养搭配”的健康生活。四十多年过去了,我家也迈开了奔小康的步伐。每每回想起当年的那碗冷肥肉,心中既有一种幸福的回味,又有一种掩不住的酸楚,更让我懂得去珍惜现在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。

     


    (责任编辑:孙建群)
 
 
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方式 | 留言簿 | 访客统计
  •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隆回县委员会办公室
  • 地址:湖南省隆回县桃洪中路104号 邮编:422200 电话:0739-8232070 传真:0739-8232695
    网址:xzx.longhui.gov.cn 投稿邮箱:zhenxieban@aliyun.com
  • 网站技术支持:隆回县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湘ICP备0500145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