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共隆回县委 隆回县人大 隆回县政府
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 | 联系我们    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史资料 > 其他 > 内容阅读        
关注热点  
  • 枪瘾

    2015-08-05 17:52 作者:罗宜元  来源:县政协学习文史委员会
     

      1967年,文化大革命进入大批判、大斗争阶段,进而在一些地方升级为武斗。8月9日,隆回县城一些造反派强行抢走县武装部部分枪支弹药(时称“八.九夺枪”)。此后,各区的造反派也蠢蠢欲动,伺机夺枪。这年,我在隆回大米厂金石桥分厂当榨油工,亲身经历金石桥区公所将用于民兵训练的枪支进行转移保护的过程,当时一些人对枪支的迷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      为避免造反派夺枪,金石桥区公所采取防备措施,将用于民兵训练的枪支转移到金石桥大米厂。因为大米厂是工人阶级最集中的地方,造反派不敢胡来。当时,区里共有汉阳造长枪10来支,短枪1把,以及子弹少许。这些枪支弹药最初放在谷壳房内藏着,后来考虑到谷壳房糠灰太多,不利于枪支保管,索性发给工人保管。全厂10来个工人,除了年龄偏大的没配备,其余每人1支,短枪由厂动力车间工人、金石桥造反派纠察队长刘禹臣保管。

      有生以来第一次手握真枪,大家都很兴奋,一有空就用布条擦枪,把枪的外壳和枪膛擦得锃亮发光。一天下班后,大家扛着枪,排着纵队,俨然行军的样子,来到金石桥公社珀塘大队那山冲冲里打靶。各自选定一个目标,瞄准开枪,打中没打中,谁也不知道。年近50岁的刘雄卿在国民党部队当过兵,他给我们演示了打靶的姿势,有立姿、跪姿和卧姿。我把枪架在一个树桠上,闭着左眼瞄向前方的一棵小树,右手食指扣着扳机,手抖个不停,镇定了好一会,才不顾一切地把子弹发射出去。“砰”的一声,我觉得右肩胛被枪托狠狠地顶了一下,隐隐作痛。这是我平生开的第一枪,也是最后一枪,至今还有些后怕呢。其实,大家都有点后怕,在那样的地方,没有任何防护措施,万一误伤了人,谁负得起责任?此后,再也不敢去打靶了。

      在那个年代,不少人喜欢军装。厂里工人阳增福、罗长发等人自制了一套仿军装,从刘禹臣那儿借来手枪,别在腰间,在金石桥照相馆照了一张够神气的照片。那天,在隆回六中召开区属部门职工大会,大米厂工人背着枪入场。开会时,阳增福不停地搬弄枪机,引得开会的人从四面用不同的眼神注视他,有害怕的,有鄙夷的,也有无可奈何的。会议主持人也注意到他,故意咳嗽了一声,却也不敢出面制止。

      阳增福与我同住一间房子,晚上睡觉前,他总要玩弄一阵枪支。有时在睡梦中也要搬弄枪机,枪里有子弹也是如此。我几次向他严正提出抗议,他只是笑笑,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。我很害怕,因为他还喜欢喝酒,一旦发起酒疯来,后果不堪设想。我向厂里负责人要求换房,但没房可换,厂负责人也不敢得罪他,便不了了之。

      有一次,刘禹臣有事去县大米厂了,手枪存放在金石桥大米厂住房内。区造反派小头目李占邦消息灵通,刘禹臣刚走,他就来大米厂打听刘禹臣走时带枪了没有。当得知刘禹臣没有带枪走时,兴奋得眉飞色舞,来到刘禹臣房间外,攀着门楣引体向上,从副窗向房内张望寻枪。副窗有钢筋网,进房不得。他又搬来长楼梯,爬到外面窗户上张望。窗户是扣死的,也进不了房。他不死心,硬是取下一块玻璃,打开窗户,爬进房内,从书桌抽屉里找到那支枪后,才兴冲冲地走了。此后,他别着手枪,在金石桥集市上来回显摆,神气了好几天。几天后,刘禹臣从隆回回来,知情后非常气恼,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李占邦,把手枪要回,并把他狠狠地训斥了一顿。

     


    (责任编辑:孙建群)
 
 
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方式 | 留言簿 | 访客统计
  •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隆回县委员会办公室
  • 地址:湖南省隆回县桃洪中路104号 邮编:422200 电话:0739-8232070 传真:0739-8232695
    网址:xzx.longhui.gov.cn 投稿邮箱:zhenxieban@aliyun.com
  • 网站技术支持:隆回县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湘ICP备0500145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