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共隆回县委 隆回县人大 隆回县政府
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 | 联系我们    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史资料 > 其他 > 内容阅读        
关注热点  
  • 生活在温暖的大家庭

    ——回忆在县委机关的几件事
    2015-09-17 08:46 作者:段立新  来源:县政协学习文史委员会
     

      八十年代以前,我曾在县委大院工作了十五年。在那个年代里,县委机关的政治空气浓厚,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,我为人人,人人为我,已成为广大干部、职工的行为准则。上至县委书记,下至普通一兵,大家都互相尊重,互相爱护、互相关心、互相帮助,整个大院犹如一个革命大家庭,到处充满着阳光,充满着欢乐。昔日的一些生活小事,至今仍在我的脑海里展现。下面记述的是我亲身经历过的几则生活小片断。

     

    难为书记一片情

      当时县委机关食堂是县委大院全体干部、职工的生活依靠。那时大家都在食堂开餐,伙食标准一个样,每个星期打一次牙祭。我那里带着两个小孩和爱人住在县委大院,也在食堂开餐。因我当时搞新闻报道工作,下乡采访的时间多,我爱人在机械厂当出纳,工作繁忙,常常出现对两个小孩的生活管理不过来的情况。1976年4月的一天晚餐,食堂里打鱼牙祭,那天正碰上我下乡去了,我爱人也因事没有按时回到家,我在东方红小学念书的二儿子因贪玩,是最后赶到食堂开餐的。当时县委马云书记因刚散会,也买了一钵鱼坐在一张餐桌上用餐。我小孩没有牙祭票,碗里只有普通菜,他就好奇地坐到马书记的那张餐桌上。不一会儿,我小孩三扒两咽,就把那点菜吃得精光了。没有菜送饭,我小孩就把筷子插在饭碗里,眼巴巴地瞪着书记面前那钵鱼。此时,马书记望了我小孩一下,立即放下碗筷,快步来到事务室,掏钱买了一张牙祭票,又亲手端着一钵鱼放到我小孩面前,然后笑眯眯地说:“小朋友,快吃吧!”有了这钵鱼,我小孩三下五除二,很快就将鱼和饭吃光了。晚上六点多钟,我下乡一进屋,我二儿子就高兴地向我们汇报:“爸爸、妈妈,今天晚餐食堂里吃鱼,是一位大脑壳叔叔给我买的牙祭票,我吃得好饱好香啊!”我爱人马上追问:“大脑壳叔叔叫什么名字,住在哪栋楼?”我小孩年幼不懂事,一问三不知。当时,我住在县委机关宿舍左边楼下的一间小屋里,马云书记住在常委会楼上,我的住房门前是他往返食堂的必经之地。第二天早操后,马书记端着脸盆去食堂洗脸,我二儿子一见到马书记来了,就拉着我爱人的手,指着马书记尖叫:“妈妈,是那位大脑壳叔叔给我买的牙祭票。”我爱人知情后,示意我小孩停止喊叫。待马书记返回时,我爱人手里捧着买牙祭票的六角钱,歉意地对马书记说:“难为您对小孩的关照,我们一家人太感谢您了。”马书记爽朗地回答说:“关心下一代是我应尽的义务,你们不在家,我给小孩买张牙祭票算不了什么。”边说边走,一再不肯接收那六角钱。这是领导关心群众生活的一件小事,事情虽小,但情义深重,它一直激励我们一家人前进。

     

    领导深夜送温暖

      六、七十年代,县委机关的工作人员只有四十多人,真正能动笔杆写点材料的只有六七人,我属当时其中的一人。在那个年代,县里的政治活动多,向上级的汇报材料多,会议也多,需要打夜班、熬通宵。突击赶写材料的机会也就多。我和县委机关的刘生元、肖恕安、阳杰辉、翦冰清等同志,几乎成了打夜班的专业队。

      1979年2月,县里召开扩干会,确定杜景芳书记作大会总结报告。大会总结前的那天晚上,常委们首先各自汇报分组讨论情况,再对下段工作进行研究部署,一直开到十点钟才散会。杜书记第二天的大会总结报告,分工由我起草。我跟杜书记把材料提纲拟了一个初步方案后,已经是晚上11点钟了。此时,我得抓紧回到自己既是办公、又是卧室的房间,把炭火烧旺,把钢笔墨水吸足,即投入到紧张的起草材料的战斗中。这样的大会总结发言材料一般要写八千字左右,加班一个通宵只有八个多小时,每个小时要写完1000字。深夜12点,我才将过细的写作提纲确定好,将素材收集好。此时,只见杜书记轻轻地敲开我的门,对我说:“今晚气温低,小心着凉呀!”说完,给我火盆里添了几块木炭,并在我桌子上丢了几根“黄金叶”香烟,就轻轻地掩门而去了。我吸了几口“黄金叶”后,精力更加充沛了,就抓紧时间在方格纸上劳作着。深夜2点半,材料的第一个部分完成了。我感到有点倦意,斜躺在藤椅上打了个哈欠。此时我的门外又传来轻轻的脚步声,我意识到又是杜书记上门来了,连忙把房门打开,恳切地说:“杜书记,这么晚了,您也该休息了。”杜书记摇了摇头说:“我没有事,还是辛苦你了。”又跟上一次一样,他又给我桌上丢下半包“黄金叶”香烟,还给我茶杯里添满了开水。送走杜书记后,我感到耍笔杆这行当,工作虽然辛苦点,但干起来还是有想头、有奔头。于是,钢笔在方格纸上的速度更加快捷了,稿纸越写越厚了。早上6点,我的材料起草任务也就完成了。当我正将材料从头至尾进行审核,杜书记又第三次上门来了,我一面热情地将他迎进了屋,一面将一夜的劳动成果递给他。杜书记双手接过沉甸甸的讲话材料后,心情激动地说:“你们这些文秘人员,默默无闻,日夜操劳,真是我们当领导的好帮手。”

     

    理发室里笑声多

      提起县委机关兴办义务理发室,话还得从头说起。那是1970年夏季,我们宣传部的几个同志在一起闲谈中,“老八路”彭中涛同志提议要在机关里办个义务理发室。他说,机关干部开展义务理发活动,有利于机关作风建设,而且也为干部职工带来方便。至于兴办的条件,彭中涛同志胸有成竹,信心百倍,因为他在北京怀柔县工作时就干过这行当。基于这种情况,我和肖乐元、刘明杰等同志均表示赞同和支持。在征得部领导同意后,我们几个同志到街上卖了几捆旧报纸,用卖报纸的钱买了两套理发工具和几尺白布。彭中涛同志心灵手巧,自己动手缝制了一件围身套。义务理发室的地点选在肖乐元同志那间既是办公室,又是卧室的房间。因为他房间的对门是县委财会室,人来人往,方便群众。义务理发室刚开张的那阵子,服务的对象以本单位的干部和小孩为主。我开始学理发是从邓龙云同志头上练起的。当时心发慌,手发抖,手里掌握的推剪很不听使唤,不几下就将他头顶上的头发削出了一条槽,我一下子吓懵了,连忙向邓同志表示道歉。邓龙云同志摸了摸头顶,哈哈大笑道:“用我的头作试验,失败了不要紧。”这时老师傅彭中涛马上接过我手中的工具。只见他左剪右推。几下子就把被我剪出差错的部分予以修补完善了。“吃一堑,长一智,”后来,我坚持边学边作,边作边问,很快掌握了全套理发技术,理出的发型从不够完善到比较完善了,从此,我们这个义务理发室的生意越来越红火。理发师以彭中涛同志为首,肖乐元同志排老二,我居第三位。客源从本单位扩大到整个大院,对象从一般干部扩大到县委常委、县委书记,组织部的陈茂生、陈竹林,县委办的戴运球、邓国强以及县委领导张国斌、贺恕和、阳湘庭等,都是我们义务理发室的常客。特别是节假日和春节前夕,来理发的人特别多,我们三个师傅就一齐上阵,剪的剪头,削的削脸,三个人互相配合,协同作战,使顾客高兴而来,满意而归。我们这个义务理发室一直坚持八年多,后因人事关系变动而中断。

     

    丰收果实大家尝

      八十年代以前,县委机关规定每个星期要有一个下午的劳动时间。同时,县委办还给每个单位划出生产责任区,确定了为食堂上交蔬菜的数量,并对整个大院的果木管理作出了统一规定。在那个年代,县委机关的干部工作辛苦,生活清苦。但同志们都能互相关心,互相体贴,人人讲友情,个个重真情。全体机关干部,不管是领导还是一般职工,只要一到劳动日,大家都争先恐后,自觉参加,把责任区的蔬菜种得又多又好,将采摘下来又嫩又鲜的辣椒、豆角、茄子、苦瓜、白菜、萝卜等,源源不断地送往食堂,有效地改善了干部职工的生活。县委大院的生产搞得好,瓜果多,大家都能自觉爱护,很少出现乱摘多占行为。究其原因,就是整个机关的政治空气浓厚,加上管理人员以身作则,清正廉洁,不多吃多占,坚持“丰收果实大家尝”。生产出来的蔬菜全部送食堂,而采摘的柑桔、板栗、柚子、无花果等,不论数量多少,县委办的管理人员一律按各单位的在册人数,平均分配到各单位。县委办分管后勤的历届领导熊炎勋、蔡明升和管理人员龙友臣、李怀德、易端新、胡清桃等,都发扬了这种公私分明、清正廉洁的好传统。有一年冬天,行政组采摘到十多斤板栗,感到数量少不好分。但熊炎勋同志仍坚持公平分配,硬要行政组长易端新同志逐单位上门发送,受到机关干部的好评。

     


    (责任编辑:孙建群)
 
 
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方式 | 留言簿 | 访客统计
  •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隆回县委员会办公室
  • 地址:湖南省隆回县桃洪中路104号 邮编:422200 电话:0739-8232070 传真:0739-8232695
    网址:xzx.longhui.gov.cn 投稿邮箱:zhenxieban@aliyun.com
  • 网站技术支持:隆回县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湘ICP备05001456号